七琪忆夕

【青黄】相偎取暖

丶清漓:

相偎取暖
文/清漓
☆此篇为苏梨策划合刊中的一篇

  12月中旬,冬至未至。夜里天气已是凉透,寒风随意地打个照面就能让树枝哗哗作响。一片黑暗宁静的仓库里,交织的呼吸声也被这般呼啸的风声吞没。
  黄濑凉太在一片混沌中找回了意识,他不清楚自己何时睡着的,只是眼前依稀排列着的纸箱提醒着他被困的现实。他很庆幸今天天气不错,到了夜里月光皎洁明朗,让他能在这样一个只剩黑暗的空间中借着月色看清自己喜欢的人。
  青峰大辉和他一样,同为一件外套加体恤的搭配。在晚风中更显的单薄。青峰天生眉眼锋利,就连睡着时眉头也紧绷着,但黄濑只觉得他的睡颜很可爱,让他忍不住伸手去捏了捏,触手的质感有些粗糙,却让他爱不释手。
  正是揉到兴头上,一双靛青色的眼睛冷不丁的睁开了,在夜色中更是显得凌厉了些。
  “你在干什么啊黄濑。”
  十分熟悉的低音炮。这是他们分手十天以来黄濑第一次听到青峰的声音,眼眶发紧,他差点就没出息的,又一次在他面前落泪了。
  黄濑凉太在结束了昨天的训练之后,收到了青峰打来的电话。彼时他们已经分手了9天,期间来自前男友的短信都没收到过一封,如今他的名字出现在了手机的屏幕上,黄濑手一颤,差些把手机丢进篮筐里。
  踌躇许久滑动了接听键,那头除了风声别无其他。黄濑很想笑脸相迎,送上一句再普通不过的,朋友间的问候,却是如鲠在喉,连唤一声名字都是如履薄冰。青峰大辉像他心口的一根刺,放着会隐隐作疼,碰了便痛的钻心。
  他们俩到底还是没说上话,青峰主动打来的那一通电话,在两人的沉默中被挂断了。黄濑不知道青峰到底在想什么,只知道在那通意味不明的电话之后,他几乎就不再是他自己了。难以自抑的想念,伴随着那晚的黑夜,一同侵噬了他。
  分手是黄濑提的,身边的朋友都无法相信。视其为珍宝的黄濑居然会主动踢开青峰,不免让人百思不解。
  事实上,黄濑并未真心想和青峰分手。是想小小的吓唬一下这个,已然将自己的殷情视作家常便饭的人。只是黄濑自认高估了自己的份量。
  分手多日未曾有过联系,黄濑黯然地认清了残忍的现实:他和青峰这次是真的完了。
  让黄濑没想到的是,青峰大辉今天来找了他。光明正大穿着桐皇校服的青峰被老师发现之后,两人只能躲到了一个报废许久的仓库里。只是这个地方太久无人问津,门锁已是老旧,从内部无法打开。
  两人缄默着尝试了近一小时,黄濑只得给前辈发了短信,让他第二天请人放他们出去。一切后续是都安排妥当了,黄濑仍是要面临一件情非得已的事——和已分手的恋人共处一室,整晚。
  又是一阵冷风从没有玻璃的窗口中灌了进来,黄濑凉太不自禁的吸了吸鼻子,默默地把手收回来之后,交互插进袖管里,环在膝上背过身去。
  青峰大辉睨了那人一眼,心中唏嘘,明明已经冷的瑟瑟发抖了,那副疏远的样子不知是做给谁看。青峰烦躁的也学着把身体侧过去,尽管黄濑看不见他的幼稚行为。他一直都不是个会低头的人,习惯了黄濑的包容,对于他突然的小脾气就无法忍受了。尤其是,自己还被这个人甩了。窗外漫进屋里的月光依稀的照出背对着背的一双人影,两个将自己的心藏起来的,一样别扭的人。
  最后还是青峰败下阵来。听到黄濑小声的打了个喷嚏,他就崩不住了。不管在一起与否,让黄濑着凉,青峰是舍不得的。青峰没有将外套拉链拉上的习惯,一年四季中他的外套始终是敞开的。以前可能是为了耍帅,现在却正好可以将蜷缩着的那个人裹紧自己的怀里。
  名为青峰大辉的气息侵入鼻腔,比那更先一步撬开自己内心的是从手心里传来的温度。黄濑纤长偏白的手,眼下正被青峰牢牢地攥在手里,热度在冷暖的两极端中传递着。
  “冷的话就再靠过来一点。”
  黄濑目光闪烁。他转了个身,直接熊抱了上去,见那人没有任何抗拒的反应,动作便更加放肆起来。青峰大辉此时坐在地上,两条腿随意的曲着,黄濑凉太半晌找不到一个不别扭的拥抱方式,干脆直接坐在了那双无处安放的长腿上。
  他就是这样,只要青峰给予他些许温暖,一定是没有抵抗力的。
  “喂,你给我差不多一点!”青峰有些不爽的说道,双手却十分耿直地将人抱得更紧了。
  身心都得到满足的黄濑像个得了糖果的小孩儿一样讪笑了两声,在青峰的脖颈间蹭了蹭。青峰被他折腾了一番,原本锁着的眉头也就这么舒展开,在那个人看不到的地方露出了鲜为人知的温柔的神色。不如说,青峰自己都不知道现在他的表情有多肉麻。气氛似乎也在两人交错均匀的呼吸声中缓和了下来,若不是依旧阴冷的空气和黑暗的环境,还夹杂着一股赋有年代感的货物气息,或许这应该是正在床上温存的小情侣的氛围吧。
  身体依旧很冷,心却是暖的。两人的胸口紧紧贴着,布料阻挡不了擂鼓般的心跳声。嗯,双重的心跳声。黄濑只希望时间在此停止,不用去揣摩青峰的心思,不用受他的气,不用小心翼翼的追赶他,就那么单纯的相互依偎着。

  “小青峰,我好想你。”
  气氛正好,漂浮在温情中的黄濑情难自已。强制自己十天内没有主动联系青峰,已经耗尽了他近日来所有的自制力,失而复得的安心让他只想紧紧的抓住青峰,再也不放开。
  脑中只有篮球的一根筋不禁被触动了。黄濑的声音有些颤抖,他脆弱的样子狠狠的给青峰的心施了刑。搭在黄濑背上的手攥紧了,海常的校服在他手心里被揉作一团。
  青峰想问他,为什么要提分手。
  还想问他,为什么想他却不联系他。
  可惜喉口酸涩,剥夺了他说话的能力。
  “小青峰,我们不分了好不好……我真的,真的好喜欢你……”
  这次颤抖的不只是声音了,还有他的全身,可能还有他的内心。
  青峰被这样的黄濑涩疼了眼,他心如乱麻的阖上眼。
  “黄濑,我到底……到底为什么值得你这么喜欢。”青峰叹息般的问句,又似在问自己。再次睁眼时,总是桀骜的双眼已是泫然。
  “我明明,就是一个那么混蛋的人……是个被喜欢的人甩了也不知道怎么挽回的人啊!”
  黄濑在听到“喜欢”这两个字后,原本被眼眶擒住的眼泪决堤似的落下,哭音也越发的明显:“小青峰……是个很温柔的人。温柔到……温柔到总能让我忘了你的不好。”
  “哈……我哪是你夸的那样啊。”青峰自嘲的勾了勾嘴角,蒙着水层的青色眼睛注视着屋顶,那处像是成了块硕大的帷幕,过去的画面跃然其上,倘若有属于他们的对话声徘徊在耳边。
  「小青峰你又迟到了!」
  「请你吃冰。」
  「小青峰最好啦!」
  
  「小青峰好过分,我今天发给你十多条消息你都没有回!」
  「周末出来one on one吧。」
  「好!」

  过去种种,似是控诉他罪状的证据。
  黄濑在他不知道的地方承受了多少呢?
  又有多少次咽泪装欢,自己却毫无察觉?
  黄濑喜欢他到了极点,尽心尽力地扮演着几乎完美的恋人,那他呢?别说好,可能连合格都算不上。就是这样一个人,能够被黄濑喜欢着,估计用上了整辈子的运气了吧。
  眼中的泪超出负荷,刚要滴出眼眶,就被青峰抬手抹去了。虽是他皮肤偏黑,眼眶微红还是不难发现,只是他嘴角还挂着笑,眉目间的弧度那样温柔,眼中却是一片水光,看着好生滑稽。
  “以后不会了。”
  “黄濑,我不会……也不想你再那么伤心了。”
  怀中的人已泣不成声。青峰便将后文藏进心里。
  黄濑一哭,他的胸口就像被大石压在底下。这种陌生的又窒息的疼痛他青峰大辉从没体验过。再来一次,他的心脏可受不住。
  喜怒无常的天气似乎都被此番温情触动。外头风声渐息,寒意不减
   “小青峰,冷……”小模特的的声音依旧带着些许哽咽。带着些许撒娇的语气让青峰无法抗拒。
  青峰大辉轻笑一声,把那双捂不热的手换在了脖子上,突然传来的冰凉触感让他冷的龇牙咧嘴的,却依旧坚定地把将黄濑的手桎梏在自己的体温内。
  “少得了便宜还卖乖啊黄濑。”
  这样的姿势真的很适合接吻,黄濑坐直了身子,因为屁股底下垫了某人的腿,这样的黄濑比青峰高了快一个头。很少有机会俯视这个人。青峰大辉的面部轮廓从这个角度看下去更为锐利一些,眉角的弧度更深了些,鼻子更挺了些,下巴更尖了些……总之,好帅。
  “你脸红了,模特桑。”青峰带着些戏谑的语气调笑道,满意的看到了白皙的脸上又蒙上了一层红。
  这家伙,脸皮真薄啊。青峰抬手捏了捏,下手并非多温柔,似乎是报复某只趁他睡着时,把他脸都蹂躏遍了的人。果真入手的只有薄薄的一层,没有什么肉的触感,但是又滑又软,让他爱不释手。
  当然,让他爱不释手的何止是这家伙的皮囊。
  被捏红了脸的黄濑十分不甘,略微转暖的双手从脖子移到了下巴。好不容易后颈的皮肤习惯了冰冷,下巴成为了下一个受害者,青峰还没来得及素质三连,就已经被小模特捧着脸吻了下去。
  如果不是他亲自尝试过,青峰甚至要怀疑黄濑凉太是第一次接吻。小模特的眉眼因为过度紧张而皱在一起,双眼紧闭的程度几乎能挤出眼泪来。明明伸了舌头却只会不知所措的胡闹。青峰的眯起眼,扣住了黄濑的后脑勺。
  反客为主,仅仅在一瞬间。黄濑没反应过来,震惊的睁大了双眼,同时就撞进了一片靛青色的海洋里。
  用海来形容此时青峰的目光一点都不为过。不着边迹的深邃,孤注一掷的坚定。明明只是自己夸张的臆想,却还是控制不住身心的沉溺,仿佛真的置身于海洋,被夺去了呼吸,心脏像坏掉了一样不争气的乱跳个不停。
  接吻的时候青峰喜欢看他的表情,所以每次不想表现的更加紧张的小模特都会自暴自弃的闭上眼,做着掩耳盗铃的傻事。
  青峰纠缠着,挑弄着他,不仅是舌头,还有神经。时而是吮吸着黄濑的舌尖,时而又是舔舐着上颚,最后干脆一次又一次的抵入喉口,唇齿相融时的水声让两人都红了耳根。柔软的触感从嘴一直通到了心底里,黄濑的全身被吻的发软,目光有些涣散,仍是和青峰的粘在一起。
  小青峰果然好温柔啊。
  心脏快要跳出来了……
  被吻的稀里糊涂还欲罢不能的黄濑猛然醒悟自己在不自觉中处于了被动的地位。不甘心的手立刻动了些小动作。
  “喂!”青峰眼疾手快的松开了某个玩心太重的小模特,抓住了他探向自己裤裆的手。还未来得及扯断的银丝挂在了嘴角,可以说十分色情了。
  被拒绝的小模特还陷在刚才热烈深情的吻里,喘息微促,脸色也红润过了头。他有些气恼嘟嘴的样子更是被衬的可爱。
  青峰惆怅的长呼一口气,揉乱了他一头金发。“傻瓜,你手这么冰,我还不想阳痿啊。”
  皮薄的黄濑脸红更甚,他害羞生气又不知该怎么发作的表情全部印在脸上,青峰就这么情不自禁的对着那瓣已经被蹂躏的嫣红的嘴唇又吻了下去。开始只是吮吸他的嘴唇,而后又是舌头的长驱直入。在他的口腔中辗转舔舐。黄濑被撩拨的面红耳赤,浑身软绵绵的,有些示弱的呻吟支支吾吾的溢出嘴边。
  寒风凄紧。屋内,萌芽的情愫交缠绵延,急促地升温着。

  夜半,两人裹着校服入睡。尽管两人相依,两件校服叠加的厚度还是有些薄。青峰发现黄濑因冷睡的并不安稳,只得更重地抱着他,力气大到要把人揉到自己身体里似的。
  小模特的睡相极差,被桎梏了身体还是不安分的乱动着,嘴中哼哼唧唧的也不知说着些什么。本就浅眠的青峰一次次被拱醒,直到最后闭眼半晌都找不回散去睡意,索性就睁着眼看黄濑。
  在朦胧的月光下安安静静的注视着自己的恋人,着实是件浪漫的事。青峰头一次觉得失眠并非苦差事。黄濑的身形被柔和的月色渡了一层模糊的银边。印在眼底的是他安静的睡颜,浮现在脑中的还有他笑的样子,他哭的样子,他生气时鼓起脸的样子…
  原来不经意间,他对黄濑的喜欢已经蔓延到心脏的中央。从未有过这样一个人,让青峰白天喜欢着,夜里心念着,喜欢到自己发现不了,只把这件事当成了习惯,成为了身体的本能。
  这么想着,青峰再次紧了紧怀中的身体,柔声道:“晚安,黄濑。”
  “还有,我喜欢你……”
  夜色正浓,室内两人紧紧拥抱,相偎取暖。
  “咦?阿大今天心情很好诶,和小黄和好了吗?”
   “诶,和好?没有这回事啦,前辈!我和小青峰一直都很好哟~”



脑洞已飞

顾顺和三人组真的都好戳啊,虽然我更爱顾顺。😉
前搭档无法挽回的伤是李懂最深的痛,而就在他压力很大也很内疚的时候,面上各种拽实则内心透彻又很暖的顾顺出现了,他的信任冷静带着李懂成长。
其实我特想看那种片段--又是硬仗,李懂看到自家狙击手有危险的时候,脑子"嗡"地一片空白,好像抛却所有怕的本能,又或者那个时候保护顾顺才是本能,他为保护自己的狙击手而负伤晕过去之前迷迷糊糊地想"罗星你有看到吗?我能保护我的搭档了。" 

"顾顺,这次,算我交学费吗"
"顾顺,我再也不想看见我的狙击手受伤了"
"顾顺,如果这次我能醒过来的话,我一定告诉你,我好像,有点喜欢你。    你丫敢笑我的话就死定了。"

哪位太太想写文啊嗷嗷嗷,好想看嘤嘤嘤

ps:附上两人专访第五分钟左右提到了删减的那场戈壁追车戏 @叫我呆杏就好了  @sameen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19460007?share_medium=android&share_source=copy_link&bbid=0711824B-6BDA-42B5-968E-C0C02B469C1131217infoc&ts=1519024341910